液压机,油压机,压力机的领航者滕州众友

加入收藏         站内地图
咨询热线:400-738-3843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正文

手机产业链正加速“逃离”深圳

点击数:   录入时间:2017-10-13 【打印此页】 【关闭
摘要: 8月29日,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深圳手机厂商领歌CEO庄晓丰透露,该公司占地16万平方米的的手机制造基地,将于今年9月落户四川宜宾。此前在8月中旬,成都市政府旗下产业基金斥资6亿元,参与了锤子科技的新一轮融资。下 ...

8月29日,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深圳手机厂商领歌CEO庄晓丰透露,该公司占地16万平方米的的手机制造基地,将于今年9月落户四川宜宾。


此前在8月中旬,成都市政府旗下产业基金斥资6亿元,参与了锤子科技的新一轮融资。下一步,锤子科技还将把总部管理和服务部门整体搬迁至成都。


而金立董事长刘立荣今年7月也对外透露,金立将与重庆渝北区进行深入合作。坊间传闻,金立可能在当地进行总额达50亿人民币的的投资。


这几家公司的布局,并非孤例。


去年,曾有媒体以华为等厂商的布局为由,判断手机厂商正因为政策、人力、地价等因素"逃离"深圳,向东莞等周边地区转移。


但事实上,这一转移已经不局限于珠三角。


自2016年以来,除了金立、锤子和领歌之外,OPPO、vivo、小辣椒、朵唯、诺亚信、华勤、闻泰、与德、振华、天珑等大批手机企业,都已着手在四川、重庆、江西等地进行新的布局。


而随着这些手机厂商的阵地迁移,中国手机产业链的格局,也已经发生微妙变化,一个新的"两极"正在悄然形成。


1


先来看一组数据——


2015年11月,vivo在重庆茶园经开区设立生产基地。该基地配备先进手机生产线,投产后年产量4000万台,总产值约500亿元。该生产基地已于今年7月竣工投产。


2016年5月,全球最大的电子产品代工厂富士康,计划在贵州设立工厂,将主要服务于华为。


2016年12月,OPPO计划在重庆建立94万平米的超大项目。



2016年12月,中国振华集团智能终端设备生产基地落户南昌,总项目投资20亿元,项目用地90亩,计划2017年投产运营。


2017年5月19日,国产手机小辣椒云智能生态产业园正式落户南昌,将作为未来的总部基地。


2017年8月9日,努比亚智能终端生产基地项目落户南昌,计划投产后年产量1000万台,预估年产值约100亿元。


此外,国产手机品牌华勤、闻泰、与德、天珑等企业也纷纷落户南昌……


2


手机产业链向中国内陆地区大规模迁移,这并非首次。


早在功能机时代,这种在内陆地区大规模设立手机工厂的潮流,其实就已出现过。


那还是上个世纪末,国外手机巨头企业如日中天之时,在以天津和北京为首的环渤海经济圈内,聚集了摩托罗拉、三星和诺基亚等全球顶级的品牌厂商和他们的代工厂、配套厂,此外它们还将工厂设在了重庆、苏州、西安等内陆地区。


从上一轮内地建厂潮,到这一轮的大规模西进,背后的本质原因,都是手机厂商进一步降低生产成本所致。


纵观中国终端手机产业链的发展迁移轨迹,庞大而相对低廉的劳动力、廉价的土地资源、优越的地理位置,都是吸引手机厂商的主要因素。从沿海发达地区逐渐辐射到核心周边地区,之后又一路向内地挺进,都与政府支持、税收优惠政策、地价、人力成本等因素密不可分。


过去,深圳作为我国首个经济特区,经济发展迅速、周边产业链配套设施完善,一直是中国手机创新研发的前沿阵地。而以深圳、东莞为龙头的整个珠三角产业集群,更已成长为全球最大的手机生产基地。


但现在,随着我国手机产业的不断升级发展,深圳的经济特区优势已逐渐消退。


据统计,珠三角地区的最低工资标准高于四川、贵州、重庆等地约26%,这让劳动密集型的企业倍感压力。同时,深圳土地资源受限、政策优惠力度减少等因素,也直接影响着众多手机厂商开始向政策倾斜、人力土地使用成本较低的内陆地区靠拢。